哪里网,您身边的信息百事通
哪里网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行业信息 > 行业信息 > 专业硕士扩招背景下法律硕士联考科目改革的可行性探讨

专业硕士扩招背景下法律硕士联考科目改革的可行性探讨

发布人:哪里网 来源:哪里网 http://www.tel35.com更新日期: 2018-11-06 10:55:14



为更好地适应国家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对高层次应用型人才的迫切需要,教育部于2009年扩大招收以应届生为主的全日制硕士专业学位范围①教育部关于做好全日制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培养工作的若干意见(教研[2009]1号)。,开启了大力发展全日制硕士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探索与实践之路。2009年以来,报考专业学位的人数逐年增加,2009年专业硕士的招生人数仅为71388人,不及当年硕士研究生总招生人数16%②数据来自教育部网站,www.moe.edu.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s4960/201012/113585.html。,到2015年,专业硕士的招生规模已达252272人,占比44%,与学术型硕士招生规模基本持平[1]。

法律硕士专业学位是我国最重要的专业学位培养形式之一,因法律硕士专业学位最初定位于跨专业复合型法律人才的培养,只面向非法学专业毕业生招生,法硕联考也一直限于非法学专业毕业生报考③1995至1999年间,曾存在以不同形式面向法律专业考生招生的摸索阶段,直到2000年法硕招生正式对生源专业进行限制。。2009年专业硕士扩招时,类型上增加了面向法律本科毕业生招生的法律硕士(法学)专业学位,联考中也相应增设了法硕联考(法学)类型,传统的法硕联考更名为法硕联考(非法学)以作区别,原先的专业基础课与综合课试卷扩展为(非法学)专业基础课、(非法学)综合课、(法学)专业基础课、(法学)综合课四份试卷。目前,“两类(非法学、法学)四份试卷”的联考模式已适用六年有余,从考后数据来看,针对两类考生采用四份试卷的必要性并不大,将四份试卷合并为两份试卷的调整方案逐渐被提及。所谓“四改二”,是指为更好地发挥法律硕士专业学位联考的选拔功能,将目前(非法学)联考与(法学)联考的四份试卷合并,组成法律硕士联考专业基础课和综合课两份试卷,对(非法学)考生和(法学)考生统一适用。“四改二”的方案是否可行?(非法学)考生与(法学)考生在教育测量层面呈现出多大的差异?法硕联考的改革空间在哪里?这是本文试图探讨的几个问题。

一、法硕联考分设试卷的必要性不大


(一)(非法学)与(法学)联考同属选拔性考试

(非法学)专业学位联考与(法学)专业学位联考在性质上均属于选拔性考试。选拔性考试也称常模参照考试,这类考试的命题原则是最大限度地将被试区分开来[2]。理论上,法硕联考原始分数的高低并无实际意义,跟同届其他联考生比较得到的分数排序才有选拔价值。我国目前的研究生考试未采用标准分,国家每年根据当年的录取计划和考生的原始成绩,划定国家分数线,各高校再依据报名情况,划定各专业分数线,对考生进行区分,择优录取。两类法硕联考都是选拔性的,命题原则完全一致,合并后不会改变这一属性。

(二)(非法学)与(法学)联考同属成就测验

从考核范围来看,(非法学)和(法学)联考的四份试卷均以法学专业知识为考核内容,属于典型的成就测验。成就测验测量的是被试在特定领域已掌握的知识水平[3]。(非法学)联考与(法学)联考均包含专业基础课与综合课两个科目,而这两个科目下所考核的具体法学专业课程知识也完全一致(如表1所示),“四改二”不会改变考试内容的范围。

表1

法律硕士 法硕联考科目 考试范围法律硕士(非法学)专业学位 (非法学)专业基础课 刑法学、民法学(非法学)综合课 法理学、宪法学、中国法制史法律硕士(法学)专业学位 (法学)专业基础课 刑法学、民法学(法学)综合课 法理学、宪法学、中国法制史

(三)二者均定位于专业硕士入门考试

尽管目前(非法学)与(法学)两类法硕联考所针对的考生群体不同,但二者的定位均为专业硕士入门考试。根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制定的《硕士、博士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发展总体方案》,专业学位(professional degree)是随着现代科技与社会的快速发展,针对社会特定职业领域的需要,培养具有较强的专业能力和职业素养、能够创造性地从事实际工作的高层次应用型专门人才而设置的一种学位类型①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关于印发《硕士、博士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发展总体方案》、《硕士、博士专业学位设置与授权审核办法》的通知(学位[2010]49号),2010年9月18日。。法律硕士的分类试图理顺两类法硕学生在培养目标与职业出路上的差别,但这是进入研究生阶段以后的培养问题,无论是(非法学)考生还是(法学)考生,都需要具备专业知识和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联考的目的便是将那些在法律职业方面有潜质的人才选拔出来。笔者比较了(法学)联考增设之后历年(非法学)[4]与(法学)[5]联考的考试大纲,二者的考查目标完全相同②对于专业基础课,“在考查刑法学和民法学基本知识、基本理论的同时,注重考查考生运用刑法学原理和民法学原理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和运用法律语言表达的能力。”对于综合课,“主要考查相关学科的基本概念、基本知识和基本原理,从理论法学的角度测试考生是否具备法律硕士专业学位培养目标所要求的知识、能力和素养。在考查考生对基本概念和基本理论的理解及掌握的同时,侧重考查考生综合运用法学知识及原理分析、解决现实问题的能力和运用法律语言的表达能力。”,印证了两类法硕联考共同体现了专业硕士入门考试这一特点,将两类联考合并,不会弱化或改变该特点。

(四)(法学)联考带有过渡色彩

2009年,教育部在当年关于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招生计划的通知中规定,法律硕士将面向法学专业背景的考生招生,但仅从法学硕士未被录取的学生中调剂录取,暂称为“法律硕士(法学)”③《教育部关于做好2009年全日制专业学位硕士研究生招生计划安排工作的通知》,教发[2009]6号。。换言之,首届(法学)法硕全部是调剂生。2010年起才有考生报名(法学)联考,人数仅为2454人,且招生名额中仍有相当一部分名额给了调剂生。在随后的五年里,法硕联考(法学)的考生人数每年都在成倍增长,2015年已达13856人,考生人数翻了近六番,参见表2。(法学)法硕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从试探性调剂培养到报名人数攀升、培养日趋成熟的过程,(法学)联考也经历了类似的探索过程。由于事先对(法学)联考考生的基本能力并不了解,命题者在设计试卷时其实是“摸着石头过河”,根据考后反馈逐步了解考生的作答情况。从考后难度数据表3来看,2010年、2011年的试卷难度起伏比较明显,同年不同科目试卷的难度差异也不小,2012年之后(法学)联考的试卷难度值才趋于稳定。这种带有过渡色彩的考试,是否适应研考的形势发展,是否符合法律硕士(法学)的选拔标准,仍待实践检验。(法学)联考所带有的过渡色彩意味着暂时性与不确定性,也因此有更大的调整与改革空间。

表2 2010-2015年法律硕士(法学)专业学位联考实考人数(单位:人)

科目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 2011年 2010年专业基础课(法学)13856 12012 9191 5957 4187 2454 13856 12012 9191 5957 4187 2454综合课(法学)

表3 2010-2015年法律硕士(法学)联考难度值

科目年份 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专业基础课(法学)0.570 0.426 0.547 0.557 0.563 0.487综合课(法学)0.470 0.558 0.578 0.544 0.532 0.481

二、“四改二”的数据支持


为了更加科学有效地做好法硕选拔工作,法硕联考命题者一直希望通过考后数据进一步了解、掌握(非法学)与(法学)考生在专业能力方面的差异。2013年到2015年,连续三年在正式的法硕联考试卷中放置锚题,同时测量(非法学)与(法学)两类考生,观察二者作答情况,收集考后数据,进行比较,参见表4。通过T检验分析,对21对锚题难度值差的均值和区分度差的均值进行了对比,结果如下:(1)锚题区分度差的均值仅为0.019,对两类考生的区分效果基本一致;(2)锚题难度值差的均值仅为-0.046,对于两类考生,试题的难度相当。以分值为1分的单项选择题为例,就三年近10万份试卷而言,(非法学)考生仅比(法学)考生低0.046分。(3)锚题难度值差的均值与分用试卷的对应数据相比,结果相当。锚题难度值差的均值为-0.046,2013至2015年试卷中(非法学)与(法学)联考客观题部分难度值差的均值为-0.051,二者相差仅为0.005分,差别微乎其微。

表4

这组数据表明,以目前的考试范围和考试形式来选拔(非法学)与(法学)联考考生,较之将二者合并用卷进行选拔,考生的作答差异并不大。换言之,针对(非法学)考生与(法学)考生,专门设计联考试卷,分别测试的做法,于区分选拔二者的功能而言,没有实际意义,合并用卷与分开用卷的选拔效果差异不大。这一点是“四改二”之所以可行的实证基础与客观依据。

三、“四改二”的具体方案


法律硕士联考四份试卷合并为两份试卷,将采用原先(法学)联考的题量与题型,如表5所示。试卷的命名上,不再区别(非法学)与(法学),统一称为专业基础课和综合课,于研考次日的上、下午针对两类考生同时开考。

表5

题型试卷类别(改前)客观题 主观题(非法学)专业基础课 单项选择题、多项选择题 简答题、辨析题、法条分析题、案例分析题(非法学)综合课 单项选择题、多项选择题 简答题、分析题、论述题(法学)专业基础课 单项选择题、多项选择题 简答题、论述题、案例分析题(法学)综合课 单项选择题、多项选择题 简答题、分析论述题试卷类别(改后)题型客观题 主观题专业基础课 单项选择题、多项选择题 简答题、论述题、案例分析题综合课 单项选择题、多项选择题 简答题、分析论述题

调整后,对于(非法学)联考考生而言,联考试题的题型与题量有较大变化,客观题部分的题量将大大压缩,主观性试题数量则有所增加。例如,原先(非法学)专业基础课有50道客观题,占60分,合并后只有30道客观题,占40分,相应的主观题比例明显提高。主观性试题的考核多强调对具体应用能力、分析能力和评价能力等综合素质的考核,“四改二”之后,整个法律硕士联考在这些维度对考生的考核有所加强。主观性试题的命题空间大,也更为灵活,可以最大程度地发挥研究生考试考核能力的需要。根据相关专家针对客观题与主观题比例设置的研究,两者之比在7:3到3:7之间,对学生成绩的影响并无差异[6]。据此,结合前期的锚题研究,“四改二”后采用(法学)联考的试卷结构,对考试本身不会造成根本性改变。

四、“四改二”之后的改革空间


客观来讲,法律硕士联考“四改二”只是依据测量数据所作的技术性调整,与原先的四份试卷模式相比,没有实质改变,依然是在考查考生法律专业知识的掌握情况与运用能力,仅仅是由于发现同一试题对两类考生的区分效果相差不大,可以合并用卷。对于考试组织者和试题命制者而言,这是节约考试资源、降低考试成本的举措;而对于法学教育本身,尤其是高层次法律专业教育,“四改二”并无助益。在对六年法硕联考(非法学)与(法学)试卷进行系统比较与分析后,会发现这样一个现象——(非法学)联考试卷与(法学)联考试卷的整体难度不同,前者的难度大于后者(这一点在2010、2011年的试题中表现尤其明显),也就是说给从未接受过系统的法学教育的考生命制的考题,要比给学了四年法学专业知识的考生命制的试题还要难。这一点有违常识,却的确真实地存在于法律硕士联考当中。此外,法硕联考还长期存在“考人所欲学而未学之学问”[7]的老问题。对于(非法学)考生和(法学)考生一“试”同仁,不仅解释不了“考人所欲学而未学之学问”,而且还要求(非法学)考生自学成才,能力甚至要达到如同修读了四年法律专业一般。这恐怕是考试本身出了问题。

法律硕士联考作为法律硕士专业学位培养制度的入门考试,其功能与使命在于选拔人才。如何针对(非法学)和(法学)考生本身的特点设计考卷,是个绕不开的问题,“四改二”仅为权益之计,解决的是效率问题,却回避了公平问题。法硕制度创建之时,虽然借鉴了美国J.D.的制度框架,却未采纳LSAT考试策略。如今,国家大力发展专业硕士,法律硕士(非法学)与(法学)联考的考生规模不断扩大,使一些矛盾更为突出与棘手。如何实现实质意义上的法硕联考类型化,对两类考生进行分类评价,LSAT的考试策略对于(非法学)联考是否仍有借鉴意义,选拔“贯穿型法律人才”[8]的(法学)联考,在考试的科目分配以及内容选择上是否仍有改进空间,都值得深入研究。


参考文献:

[1]中国教育在线.2016年全国研招调查报告[EB/OL].www.eol.cn/html/ky/report2016/c.shtml#c21,引用日期2016年4月26日.

[2]罗伯特J.格雷戈里.心理测量:历史、原理及应用(原书第5版)[M].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2013:81-82.

[3]Sandra A.Mclntire&Leslie A.Miller.心理测量[M].北京: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9:19.

[4]教育部考试中心.法律硕士(非法学)专业学位联考考试大纲(2016年)[J].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5:4,54.

[5]教育部考试中心.法律硕士(法学)专业学位联考考试大纲(2016年)[J].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5:4,58.

[6]龚爱云等.客观题与主观题不同比例匹配考试的比较[J].中国高等医学教育,1993年,(01):18-20.

[7]方流芳.法律硕士(J.D.)入学考试评析和改革思路[J].中国法学教育研究,2006年,(04):4.

[8]孙笑侠.法学教育的制度困境与突破——关于法学教育与司法考试等法律职业制度相衔接的研究报告[J].法学,2012,(09):113-115.

(责任编辑:刘清华)

Feasibility Study of the Unification of Chinese Juris M aster Tests during the Professional Postgraduate Enrollment Expansion

Dai Yifei

National Education Examinations Authority,Beijing,100084


Abstract:Chinese Juris Master Test has created a new form for law students and added tests under the framework of JMT to suit for the updated Juris Master since 2009 when the professional postgraduate education began to expand in quantity.Ithas been proved that the discrimination and distinction between the old version JMT and the added one tend to be the same.Accordingly,being norm-referenced tests and achievement tests,JMTs could be unified into one version to test all JMT takers.


Key words:Professional Postgraduate,Entrance Examination,Juris Master Test,Feasibility


[中图分类号]G424.7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1654(2016)04-038-006


作者简介:戴一飞,博士,助理研究员,教育部考试中心命题二处。北京,100084。

本文是全国教育科学“十二五”规划2011年度教育部重点课题“研究生入学考试统考科目的改革与实践”(GFA111012)的阶段性成果。


本文地址:http://www.tel35.com/show/32.html 转载自超星期刊
马桶信息
马桶暂存信息
拖把池信息
浴缸信息
蹲ag对战vg|首页信息
卫浴信息
洗手盆信息